长期做正确的事 泰达宏利投研团队解密“投资的

时间:2019-07-04

  王建钦指出,个人在投资理财时,首选要考虑的是资产配置,也就是把资产分成核心资产和卫星资产两大块。核心资产是长期的钱,比如要存钱买房、出国留学、养老等,这类资产追求相对低波动,依靠长期持有去获取收益。而卫星资产则是短期投资的钱,投向波动度比较高、风险较高的资产,去争取短期的高收益。

  从2004年博士毕业后就进入泰达宏利的戴洁,从业15年来经历数轮牛熊转换,看过很多主动管理基金业绩的时好时坏,也见证了量化投资的异军突起。如今,作为泰达宏利投资副总监(主持工作),她认为,世上没有完美的策略,也没有永远有效的方法,投资的目的是寻找持续、可靠的收益来源,长期做正确的事情。

  去年,泰达宏利泰和养老FOF成立,它是国内首批公募养老目标基金之一,备受市场关注,泰达宏利基金也倾注了大量资源,配备精英团队。王建钦指出,泰达宏利基金的外方股东所属的宏利金融集团是一家过往历史业绩表现优异的险企,在养老投资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通过借助股东全球化的研究资源,我们能动态掌握全球市场变化,及时获取丰富的数据进行前瞻性分析,并调整组合的配置比例。”

  固定收益类产品具有低波动的特性,比较适宜作为核心资产的配置对象,但实际上隐含的风险并不小,一旦遇到违约,亦可能面临较大的亏损。因此,固定收益投资中的信用管理尤为重要。泰达宏利的信用研究部是独立的部门,由信用研究来引领公司整体固定收益的投资,公司所买进的每个信用产品,都要经过信用分析师长时间的独立跟踪研究,以此来降低信用风险的产生。

  今年泰达宏利旗下主动管理的权益基金业绩整体较好。据银河证券统计,泰达宏利基金2019年一季度创下了34.56%的股票投资主动收益率,在108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五。从今年以来的业绩表现上看,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21日,旗下主动权益类产品的收益率几乎都在20%以上,更有泰达宏利成长、泰达宏利领先中小盘、泰达宏利复兴伟业等7只产品的收益率超过30%。对于权益类产品整体优异的表现,戴洁认为是投研团队的磨合渐入佳境,长期投资的因结出了全面丰收的果。

  戴洁理解的投资有三条基本原理,第一是长期做正确的事,第二是控制期间风险,第三是拉长投资期限,提高获胜概率。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霍布德·马克斯曾说过,贯穿长期投资成功之路的,是风险控制而不是冒进。戴洁对此尤为看重,分散是控制风险最好的手段,纪律严明是泰达宏利风控的信条。“我们没有办法保证每个判断都是对的,即便确定性再高的行业,在投资组合里,行业偏离度也不能超标,个股偏离度的管理更为严格。”

  Smart Beta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刘欣透露,他们正在规划设计Smart Beta产品。“我们要做的Smart Beta基于我们多年对国内股票市场的研究和理解,选取逻辑清晰且有长期超额收益的Beta策略。这类产品的策略透明,介于指数和指数增强基金之间,适合投资者长期定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身为泰达宏利投资副总监,王建钦已有18年从业经验,其中有11年从事养老金管理,是养老管理领域的资深大咖。作为泰达宏利养老团队的掌舵人,他的投资理念更国际化、更长期。

  近年来,资本市场牛熊更替、变幻莫测,在风格分化的复杂投资环境中,坚守价值投资,并非易事;在市场关注短期利益的快餐文化中,依然坚持长期投资,并取得较好的收益,更是难上加难。即便如此,泰达宏利基金依然选择了一条“并不快”的跑道,坚持长期做正确的事,为投资者提供风格清晰、策略明确、风险可控的投资工具。

  在戴洁眼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边界,她要求基金经理对自己有清晰的定位。“投资目标是寻找持续、可靠的收益来源,而收益的来源是多元的,可能对应着截然不同的框架体系和投资方法,没有哪一种是绝对优于另外一种。我不鼓励基金经理做行业轮动和风格轮动,不要想把所有的钱都赚到,你把你自己的跑道划清楚,在里面拼命往前跑就可以了,至于跑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与你无关。”

  继2010年发行首只量化产品—被动型指数基金后,泰达宏利基金建立了主动量化系列、指数系列、目标风险系列三大量化产品线。其中,主动管理型产品以泰达宏利逆向策略、泰达宏利改革动力为代表;指数型产品以泰达宏利中证500、泰达宏利沪深300增强为代表;目标风险系列则以泰达宏利睿选、泰达宏利风险预算为代表。亲眼见证诞生并掌管这些产品的刘欣,对它们的特点如数家珍,泰达宏利逆向的风格偏成长,泰达宏利改革动力偏高盈利策略,泰达宏利红利偏高分红策略,泰达宏利大数据是风格轮动策略。

  低调潜行的泰达宏利基金也正在逐渐结出丰硕的果实,今年旗下主动管理权益基金业绩整体较好,养老目标基金获得投资者的认可,量化军团持续扩充。这些年泰达宏利基金的投研团队究竟做了什么?未来准备怎么做?《投资时报》记者和泰达宏利三位投资副总监—戴洁、王建钦、刘欣面对面进行深入交流,解码泰达宏利的投资秘诀。

  站在当下的时点,王建钦认为,在全球经济放缓、市场预期风险升高的影响下,商品类资产尤其是黄金将浮现投资价值,而海内外利差扩大的状况下,海外资产的配置相对重要,除资产收益外,亦有汇率的利得。对于国内的配置,他认为利率债优于信用债,在盈利下滑的预期下,高股息品种与行业龙头的蓝筹板块将会是首选。

  2009年,因第一只量化公募基金成立,被视为“中国量化投资元年”,至今,量化投资已经走过了十年历程。回顾这十年间,出现了不少知名的量化基金经理,泰达宏利投资副总监刘欣就是其中之一。清华大学数学系毕业的刘欣是量化投资方法的忠实拥趸,2011年加入泰达宏利基金,历任高级研究员、基金经理、金融工程部副总经理、金融工程部总经理。今年初,刘欣升任泰达宏利基金投资副总监,分管量化投资。

  孔子言:“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投资亦如是。

  从基金经理到团队领头人,站在更高的层面,刘欣意识到,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环境,光有清晰的风格还远远不够。他指出,从普适的客户理解难度来看,指数基金最简单,主动量化基金难度最高,当客户难以理解投资策略时,只能凭借收益体验进行选择。其实公募基金面对的是广泛的投资者人群,现阶段通用的黑箱模式客户看不懂。未来公募量化基金应该向更简单、更透明的产品形式去发展。

  泰达宏利基金选择了一条“并不快”的跑道,为投资者提供风格清晰、策略明确、风险可控的投资工具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